当前位置:首页>>本站信息 >> 文化长廊
燕肃:达芬奇式“百科”全才
?
作者:   来源:大众日报   发布日期:2018-08-25   点击次数:
 
  □ 本报记者 鲍青
    本报通讯员 郭登奎 汲云朋
 
  在中国古代浩如烟海的文人群体中,深谙儒学之道者如恒河沙数,深究自然之道者却寥若晨星。这其中的关键,多半由于儒者心怀固有的思想偏见,视治国修身为圣贤大道、科技工艺为奇技淫巧的缘故。
  但在儒者群体中,并非没有热爱自然世界、考察自然现象、发现自然规律的人。北宋初期曹县人燕肃集政治家、科学家、发明家、书画家于一体,是个百科全书式人物。他为官讲求清简,实行过许多利民便民的政策;绘画成就卓越,在绘画史上地位突出;科学成就更是独步当时,研究成果为后世推崇。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夸他是“达芬奇式的人物”。
  “燕肃爱好广泛,而且在许多领域都有开创性贡献,这在我国古代官僚群体中非常罕见,属于一个异数,但却是令人击节赞赏、难能可贵的异数。”曹县史志办编审徐子红说。
避乱世迁居,历苦学中举
  在曹县史志办,徐子红翻出康熙年间的县志和元代托托编纂的《宋史》,于其中寻找有关燕肃的蛛丝马迹:“你看,县志和正史对燕肃的记载都不算长,对他科学成就的记载更是简单,这其实也是古代儒者轻视科学技术的体现。”
  燕肃的主要身份是官员,而研究科技往往是公务之暇的余业。“但他能在闲暇之时,有许多科学发现和发明创造,依旧令我们对他的才能感到讶异。”徐子红说。
  宋太祖建隆二年(公元961年),燕肃生于今菏泽曹县。这是一个五代结束、北宋隆兴的复杂时期。五代的乱局还在继续,北宋的前景并不明朗。很多人觉得它只是又一个短命王朝,很少有人相信它将开启一个繁荣治世。
  燕肃的家庭受五代战乱波及,被迫背井离乡,迁徙避乱。
  燕氏原籍青州,燕肃的父亲燕峻“慷慨任侠”,曾在后晋政权中任职。
  后晋开运元年(公元944年),青州节度使杨光远勾结契丹,在青州作乱。当时契丹率军南下,朝廷一面派主力在北方防御,一面派平卢节度使符彦卿率军围困青州。
  乱事突起,青州百姓四散逃离。燕峻忠于朝廷,不愿和杨光远沆瀣一气,便率族人逃出青州,寻到了符彦卿大军。
  杨光远平素不施恩百姓,叛乱时又残暴虐民,被困时更只逞匹夫之勇。符彦卿反其道而行:善待士卒,怜恤百姓,青州士民弃杨而归符。杨光远欲作困兽犹斗,却被部下生擒献降,青州之乱得以平息。但经过杨光远摧残,青州城满目疮痍,燕氏祖居也夷为平地。燕峻索性搬迁至曹州居住。
  燕肃六岁时,父亲燕峻去世,家庭陷入窘境。母亲靠缝补衣物、帮人做工维持家庭。
  因父亲过早离世,燕肃的人格教育主要由母亲来完成。她常教育儿子,人于逆境时更需立志不屈,不能随波沉沦。
  良好的家庭教育,塑造了燕肃坚韧的品性。后来他参加科举,连连落第,最终于近四旬高龄登第,正是得益于坚持不懈的勇气。
  少时的燕肃还未知日后的坎坷。他天资聪颖,又勤奋好学,很快就显露出与众不同之处。
  白日里,燕肃帮着操持家务,尽量减轻母亲的负担;入夜,他默背白天学习的内容。久而久之,燕肃学问不断精进,很快成为当地的饱学之士。
  随着时间流逝,燕肃越来越觉得,学问增长遇到瓶颈,若不游学恐怕难有突破。他把目光对准了南邻不远的睢阳书舍(今河南商丘)。
  睢阳书舍诞生于五代乱世,历经战火风雨洗礼而成长起来。后晋时期,睢阳人杨悫“力学勤志,不求闻达”,此心只是“乐于教育”。他在将军赵直支持下,筑室聚徒讲学,影响力不断扩大。杨悫去世后,学生戚同文“绝意禄仕”,继承师业,继续办学,培养出如宗度、许骧、陈象舆、高象先等后来成为台阁重臣的著名人物。
  北宋开国初期,变革五代诸多制度,急需各方面人才,所以频繁开科取士。睢阳学舍生徒参加科举考试,百余名学生中登第者达五六十人之多。文人士子慕书院之名,不远千里来求学者络绎不绝,出现了“远近学者皆归之”的盛况。
  睢阳学舍盛名远播,曹县距书院不远,自然也在它的思想辐射范围内。燕肃对它早已心向往之。
  燕肃游学决心始定,无奈心中不舍老母。母亲知儿子有志于学,极力支持他外出游学。燕肃挥泪辞别老母,负笈南行,至睢阳书舍读书。
  到了睢阳,燕肃始觉拨开眼前迷雾,看到全新的学术世界。因为家境清寒,他需要一边帮人做工,一边拜师求学,但他不以为意,兴致勃勃地问道解惑,认识有了进一步推进。
  更重要的意义,此时的燕肃还有所不知。他心思细腻,善于观察揣摩,又长期接触实践第一线,慢慢积攒了丰富的生活技巧。等到他科举中第,有余暇勾勒思考,竟发现自然界的诸多奥秘。这些成就,不仅是当时,即使是当世,也令人感慨赞叹。
  不过此时的燕肃,更多的是为了获取功名、跻身士林,苦苦努力着。
  逆境研磨人心。燕肃虽然学问渊博,获得教授的青睐,但总是时运不佳,科举往往落第。好在他并不放弃,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科考。到了咸平三年(公元1000年),燕肃年近不惑,终于考中进士。
初仕遇寇准,荣辱两相伴
  燕肃中第后,被分配到凤翔府(今陕西凤翔)任观察推官。北宋时,观察推官主管司法事,但作为知府幕僚的色彩更强。
  燕肃赴凤翔同时,重臣寇准也被外放到了这里。此前,寇准已官居工部侍郎,是真宗器重的能臣?;实叟伤叭畏锵?是希望他在地方多多磨练。因为“帝久欲相准”,但朝中大臣认为寇准性情刚直,不晓地方事务之杂。
  寇准宦海浮沉二十年,燕肃初入仕途,两人却是同龄人,颇为尴尬。
  年龄相同身份悬殊,这种反差并未让燕肃感到郁闷。他心性豁达,和“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”的上峰寇准反而相处得很愉快。
  据欧阳修《归田录》记载,寇准喜欢跳西北少数民族的“柘枝舞”。这种舞需要鼓乐伴奏才有好的观赏效果。有次公务闲暇,寇准兴之所至,令人奏鼓起舞。忽然鼓上一环脱落,舞蹈被迫中止,寇准非常扫兴。他询问宴会诸人,是否可将鼓环修复。大家面面相觑,皆曰力不胜其机巧。只有燕肃拿出环脚工具,很快修好了鼓环。燕肃的博学多才、心灵手巧,给寇准留下深刻印象。
  不久,寇准接到朝廷命令,赶赴真宗在大名府的行在陛见??茏技孀诤?当即被上调到刑部,并兼任开封府知府。
  寇准回到朝廷后,立即推荐燕肃任秘书省著作佐郎,不久又出任临邛(今四川邛崃)知县。
  在临邛任上,燕肃就显示了自己灵巧机智的心思和熟悉民情疾苦的优势,很快解决了百姓烦恼的问题。
  北宋之时,四川长期不安定,各种案件层出不穷,一些奸滑胥吏从中敲诈勒索。当地百姓最怕官吏借断狱之机下乡滋扰。对此,燕肃改变过去做法,定出新规:凡是因诉讼需要到衙门受审的人,就把他的姓名写在木牍之上。让原告通知被告,不再经过胥吏之手;审讯时,有关人员一律按时到县衙,不允许随意外出滋扰百姓。当事者听闻知县新政后,都按期自来投案,避免了官吏传讯时的敲诈勒索。
  不久,燕肃迁任考城知县,后升任河南府通判。真宗认为燕肃颇有治绩,想让他担任监察御史。但当时寇准刚好外放河南,想将燕肃留在身旁帮忙,真宗便让燕肃继续留任地方。
  寇准知河南期间,燕肃积极配合,两人将河南治理得井井有条。后来寇准回任中枢,燕肃也被擢升到中央任朝官,先任殿中侍御史(掌纠弹百官会时失仪者),后外放广南西路(今广西)刑狱,又迁广南东路(今广东)刑狱。
  在两广地区,燕肃不仅掌管司法刑狱,还把官吏违法、民生疾苦情况上报朝廷。
  因为工作出色有成效,燕肃又回调中央任侍御史。
  仕途初期的燕肃,有许多经历和寇准息息相关。这是他的优势,也是他的软肋??茏际送境┐锸?燕肃也一路平顺??茏荚獾酱煺?燕肃也难以幸免。当寇准和奸臣丁谓发生摩擦时,燕肃坚决站在寇准这边。随着寇准因丁谓攻讦而失势,燕肃仕途也遇到了挫败。
  燕肃开始频繁遭到丁谓一党的攻击,被迫外放到明州(浙江宁波)。
东南观潮涌,归朝制刻漏
  任职明州时,燕肃发现这里民俗彪悍轻浮,聚众斗殴案件频发。燕肃再度展露机敏巧思,规定凡有斗殴案件,后动手者不需惩罚,先动手者加倍严惩。此令一实施,明州斗殴的人迅速减少,人人相敬如宾。
  在明州,燕肃继续着持续数年的科学研究,并取得重大科技成果:他解开了潮汐生成之谜。
  沿海有潮汐现象,但潮汐生成的原因为何、生成的动力是什么?这些复杂的问题,当时人无法作出解释,便衍生出了“天河激流”或“地机翕(合拢)张”的迷信说法。
  燕肃酷爱观察自然现象,对万物充满兴趣,并喜欢思考其成因。从大中祥符九年(公元1016年)开始,燕肃就利用在东南沿海任职的机会,到廉州、雷州、广州和明州等地,对海潮进行实地观察、分析、比较。经过数年积累,燕肃于乾兴元年(公元1022年)著成《海潮论》,并绘制出《海潮图》?!逗3蓖肌方褚淹鲐淮?《海潮论》则幸存于世。
  《海潮论》分析海潮变化规律,提出太阳、月亮的引力,是形成海潮的主要原因。
  燕肃在文中道:“日者,众阳之母。阴生于阳,故潮附之于日也;月者,太阴之精。水者阴,故潮依之于月也。是故,随日而应月,依阴而附阳。”
  在燕肃之前,已经有人注意到潮汐和月亮有关。但燕肃认识到日月的吸引作用,并知晓“一月之中朔望潮大,上下弦潮小”,已经是划时代进步。燕肃还通过演算,进一步发现潮时逐日推迟时间有“大尽”(一月30天)“小尽”(一月29天)之分。他将一天定为100刻,推算出大尽潮迟3.72刻,小尽潮迟3.735刻。对燕肃的演算,英国科学家李约瑟十分惊叹,他想不通燕肃是如何计算所得:“怎么会精密到如此?”
  研究日月星辰、大海河川,燕肃完全出于兴趣使然,很少主动向人夸耀。当初他将《海潮论》镌刻在石碑上,却特意没有刻上自己的姓名。后来经过南宋学者王明清的考证,才确定燕肃是论文作者。
  燕肃能够发现潮汐奥秘,源于他有一个精准的计时仪器。这就是他在处理公务之余,动手制作的莲花漏。他在《海潮论》中说:“朝夕观望潮汐之候者有日矣,得以求之刻漏,究之消息。”
  在钟表出现之前,我国古代的计时仪器是利用滴水记时原理制成的刻漏(漏壶)。宋代时,人们还在使用唐代发明的浮箭刻漏。这种刻漏在滴水后半程会出现水流减缓现象,并且随着时间推移,箭刻(指示刻度的竹制标杆)发生摇晃,计时精确度越来越低。燕肃深感这种刻漏的不便,创制了更为精确的“莲花漏”。他匠心独运地选取莲花为装置,让箭刻插入莲心之中。箭刻由于浮力穿过莲心直线上浮,周边又有莲心的约束,不会产生摇晃,所以精度更强。
  仁宗景祐元年(公元1034年),燕肃开始公开展示自己的“莲花漏”。他希望借这种新型计时设备,取代原先的刻漏。但由于大臣抱残守缺,对新事物一味排斥,导致燕肃的发明迟迟得不到推广。两年后,燕肃经过缜密实验对比,验证了新计时器的优越,莲花漏才最终被采用。
  景佑三年,宋仁宗颁布全国使用莲花漏。许多州郡依法制作,计时效果非常理想。为了让制作办法传于后世,许多地方都“立石书载其法”。莲花漏还引起了学者的赞叹,如欧阳修《归田录》称:“其漏刻法最精。”北宋宰相夏竦称赞莲花漏“秒忽无差”。苏轼在文章中说:“……燕公肃以创物之智闻于天下。作莲花漏,世服其精,凡公所临必为之。今州郡往往而在,虽有巧者,莫敢损益。”
  燕肃对科学的热衷,并没有妨碍他治理地方。他在明州体察百姓疾苦,推动移风易俗,成效都很理想?;实劢倩爻?直昭文馆,担任定王府记室参军、判尚书刑部。
复原古仪器,诗画称双绝
  在昭文馆、刑部任职期间,燕肃公务、发明两不误,皆有值得称道的成果。
  任职刑部期间,燕肃发现了当时死刑审核制度的隐患。朝廷把死刑决定权下放地方,由州郡自行决定处决犯人。虽然提高了办案效率,却造成了大量死刑案件,还出现了许多冤假错案。
  燕肃上书宋仁宗,指出当下死刑案件的泛滥:唐代大辟罪(死罪),令尚书、九卿予以复审。凡是判决死刑,京师案件要五次奏请,地方州县也要三次奏请。贞观四年(公元630年),断死罪三十九??迥?公元727年),才五十八。今天下生齿未加于唐,一年断死罪二千四百三十六,视唐几至百倍。
  燕肃指出了轻易判决死刑的恶果:起初州郡有一时无法断定的死刑,就上奏刑部定夺。对于此类案件,刑部往往驳回重审。所以州郡后来奏呈案件,往往随意添加细节,强化犯人罪责,令朝廷法度从严,天下惶惶不安。
  燕肃请求仁宗复唐代之政,令天下死罪都要覆奏朝廷,由朝廷予以定夺。
  仁宗同意了燕肃的提议。此后,地方呈递的死刑案,必须经由刑部和有关部门反复审核。此项政策实施后,大大减少了死刑案,也改正了许多冤假错案。欧阳修称赞燕肃为“宽厚长者”。王安石称赞燕肃“仁人义士”,还写诗赞曰:“奏论谳死误当赦,全活至今何可数。”
  在昭文馆期间,燕肃则将精力投入到机械制造。经过反复实验,燕肃成功复原了指南车、记里鼓车。
  东汉《西京杂记》记载,上古时期黄帝曾制作指南车,在涿鹿之战中辨别方向,擒杀蚩尤。到了宋朝,指南车制作方法已失传。同样,记里鼓车制作办法也湮没不闻。燕肃希望将它们复原,投入了大量精力进行研制。
  天圣五年(公元1027年),经过大量的实验,燕肃终于成功制作出了指南车、记里鼓车。
  燕肃复原的指南车,利用差速齿轮原理制成。车辆由两轮推动,车上立有一木人。车辆不论朝什么方向转动,木人手臂永远指向南方?!端问?middot;舆服志》载,燕肃将发明的指南车涂成红色,上面绘制有青龙白虎等花鸟图案,四角还垂有香囊。但他的发明并没有得到推广,只是作为皇帝出行用来炫耀的仪仗车。
  记里鼓车亦名大章车,是一种双轮独辕车,用来记录行走里程。经过燕肃复原改进,记里鼓车分为上下两层。上层有一木人,车行一里则击鼓一次;下层也有一木人,车行十里击镯一次。记里鼓车不仅作为仪仗车使用,还广泛运用到部队行军,受到将士欢迎。
  燕肃不仅擅长科技发明,还娴熟于诗书文艺。
  燕肃曾任职太常寺,负责朝廷礼乐演奏。他上疏朝廷:“旧太常钟磬皆设色,每三岁亲祠,则重饰之。岁既久,所涂积厚,声益不协。”朝廷下诏,让燕肃将钟磬全部刷新,按音律重新制作,以合律准。燕肃制作的乐器,实验于后苑,声音都很和谐动听。
  《宋史》说燕肃“喜为诗,其多至数千篇”,但流传下来的诗篇只有数首而已。燕肃尤其擅长绘画,“能画,入妙品,图山水……浓淡,意象微远,尤善为古木折竹”。他的文人画,被公认为可以和王维媲美?!缎突住分兄佳嗨嗷?7件,至今还有许多作品传世。
暮年心犹少,抚民至终老
  随着年龄增长,加上发明创造增多,燕肃被擢升为龙图阁待制。
  按宋朝制度,每一位皇帝去世后,必须敕建一阁,以奉藏先帝遗留文物。龙图阁负责收藏“太宗御书、御制文集及典籍、图画、宝瑞之物,及宗正寺所进书籍、世谱”。“龙图阁待制”就负责典守这些文物,工作清闲,是朝廷荣誉性职位。因为待遇优厚,考核宽松,是许多大龄官员的理想去处。
  燕肃入仕时年近不惑,宦海浮沉后已是两鬓斑白。朝廷怜恤他年老,让他在龙图阁待制上一呆就是十多年。
  但燕肃老骥伏枥,还想有所作为。他给丞相王曾写去一首陈情诗,哀叹道:“鬓边今日白,腰下几时黄?”王曾读后既同情燕肃年老,又感慨他老当益壮,便决定让燕肃继续发挥余热。
  很快,燕肃被提升为龙图阁直学士,又获得外放地方的资格。他拖着年老的身躯出知颍州(今安徽阜阳)、邓州(今河南邓县),做了许多对百姓有利的事情。人生的最后,八旬老翁燕肃回到朝廷,病故于礼部侍郎任上。
  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在《中国与西方的科学与社会》中,对燕肃的“全面”有很高的评价。
  “燕肃早年科考跌宕,年近不惑才入仕为官。年龄劣势和醉心科技,又占用了燕肃大量时间和精力,所以他的仕途并没有特别显达,没有达到宰执(宰相和参知政事)的高度。但他在科技上的成就,却让他留名千古,后后世铭记。”徐子红对燕肃的命运既感慨又惊奇。
《支部生活》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www.gayhd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ICP备10206071号
山东党建网    技术支持:首页
地址: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(省委大院) 邮政编码:250001 电子邮箱:sddjwtg@126.com    
深圳新闻网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