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本站信息 >> 文化长廊
孔光:幸为儒者,哀逢乱世
?
作者:   来源:大众日报   发布日期:2018-09-08   点击次数:
  □ 本报记者 鲍青
 
    本报通讯员 梅花 张艳
 
  暑假期间,曲阜小城再度热闹起来。纵使骄阳烈烈,“三孔”景区前依旧人流如织。
 
  游人瞻仰着遗迹,缅怀着古人,在时空交错间寻找古今的关联。
 
  但作为西汉晚期重臣,担任“三公”(丞相、御史大夫、太尉)十七年之久的孔光,虽对孔氏家族贡献颇大,却似乎被人遗忘疏漏了。
 
  “孔光是西汉晚期的大儒、重臣,对孔氏繁盛很有贡献。但他身处外戚得势的年代,虽为政谨慎谦逊,渴望扭转末世?;?却不仅回天无力,还要面临痛苦抉择。”曲阜文史馆馆员、曲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孟继新说。
 
年少直言敢谏,归隐天下扬名
 
  孔光是含着“金钥匙”降临人间的。他是圣人孔子的第十四世后裔,父亲孔霸则是闻名朝堂的经学大师。
 
  孔霸以传袭今文《尚书》起家,他选择的这条人生路,对儿子孔光有决定性影响。
 
  孔霸痴迷儒家经籍,尤其喜爱今文《尚书》,几乎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。为增长学识,他真诚拜师今文《尚书》的权威学者、西汉太傅夏侯胜。在夏侯胜门下,孔霸研磨典籍,矢志苦学,学问很快趋于大成。
 
  形势的变化,为孔霸出仕提供了有利条件。自汉武帝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儒家地位愈发显赫,远超其他诸子百家。掌握儒家经籍解释权的传习者也成为朝廷尤其倚重的力量。在西汉中后期,今文《尚书》既是儒家经典读物,也是关系政治风向的行事指南。掌握儒家典籍,不仅是增长学问的途径,而且是跻身仕途的捷径。
 
  因学识渊博、精通《尚书》,又有恩师举荐,孔霸于汉昭帝末年被朝廷任命为博士。汉宣帝即位后,孔霸担任太中大夫,负责议论朝政,很快又开始给皇太子讲解经籍。
 
  在太子东宫,孔霸的教学天赋展露无遗。他不仅教授态度兢兢业业,启发皇子更是循循善诱?;侍佣运哂屑?引为导师兼益友。
 
  儒家经典的神奇作用,年幼的孔光眨着好奇的眼睛,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
 
  汉元帝继位后,致力于兴复儒学,起用了一批儒学名臣,对老师孔霸尤其念念不忘。他立刻征召孔霸还京,赐其关内侯爵位,再封褒成君,享八百户食邑,奖二百斤黄金,恩宠一时无人可及。
 
  诱人封赏前,孔霸却表现得颇有定力。他看透官场险恶,信服“功成不居”,为人不慕权势,常言:“爵位泰过,何德以堪之?”久而久之,孔霸萌生了归隐的念头。
 
  不久,朝廷“三公”之一的御史大夫出现空缺。先是贡禹病逝,接着薛广德被免,皇帝就想让孔霸接任??装匀慈紊铣伦嗾?言辞恳切地请求避让。
 
  孔霸辞官并非装腔作势,而是发自肺腑。元帝探知其意坚定,无奈成全了他的心愿??装匀ナ朗?皇帝给予极高的礼遇:两次身穿素服亲往悼念,赐皇家秘器钱帛,赠列侯之礼,谥号“烈君”。
 
  孔霸对仕途的淡泊,对经籍的热爱,深刻影响了孔光的性格。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,年幼的孔光即有深厚的经学造诣。
 
  得益自身才华,也因父亲余荫,孔光未满二十就被举荐为议郎。德高望重的光禄勋匡衡特别赏识孔光,又以贤良方正推荐他,朝廷便擢升其为谏大夫。
 
  仕途的顺遂,让年轻气盛的孔光春风得意,渴望平治天下。对于重臣的昏聩苟且,他严厉抨击,不留情面,渐渐得罪了许多同僚。
 
  不久,孔光遭人构陷,被贬谪到偏远的虹县(今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)任县令。年轻孤傲的孔光愤懑不已,索性辞去官职,径直回乡开馆,做起了乡村先生。
 
  在汉末,“退为进,隐为显”,隐居和出仕关系复杂微妙,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。隐士因为独特的影响力,渐渐成为朝廷征召的重点对象??坠庋≡褚邮谕?其实也在等待着时机。
 
  仕途的失意,因教育成绩得到慰藉??坠庖糯烁盖椎慕萄旄?教书育人成效斐然,弟子陆续成为朝廷博士和官员。终于,在弟子们的推崇下,孔光才名渐渐为天下所知。
 
谨小慎微避险,傲骨偶有可见
 
  当名气传遍朝堂内外,成为皇帝眼中“遗贤”,为皇家所用也就水到渠成了。
 
  新帝即位后,起初万象更新,许多此前遭受压制的人才有了施展空间。很快,就有大臣举荐孔光出山,由他担任博士。
 
  经过少年的顿挫、岁月的沉淀,孔光已经消磨了许多锐气。他也主动汲取往日教训,收敛昔日锋芒,变得“乖巧”许多??坠馇肮а范源型?同事口碑大异于从前。
 
  朝廷派遣的任务,孔光任劳任怨、兢兢业业地完成。他审查冤狱、传布风俗、救济流民,奉行使令,宣称旨意,无不妥帖完善。
 
  此时,博士岗位开始“绩效”考核,根据成绩差异划分三个等级:考核优秀者提拔尚书令,第二等外放监察刺史,最末等补任诸侯太傅。
 
  孔光名列一等第一,顺利出任尚书令。因为原本就精通《尚书》,又研习朝廷典章制度,他很快成为朝廷礼制方面的解释权威。
 
  不久,孔光调任光禄大夫,俸禄为“中二千石”,统领尚书事,成为冉冉升起的一颗政治新星。
 
  官位隆升并未让孔光感到多少宽慰。越是身居高位,越是切身感受到宦海的险恶。西汉晚期外戚权势日重,宦官也开始参与朝政,大臣的地位反而变得卑贱??坠獠簧朴谑褂眉颇?只能以谨小慎微来躲避中伤。
 
  孔光掌管朝廷机要,历来遵循旧日典章制度,从不逾矩办事。有时皇上提出疑问,孔光都根据经籍记载,用合适措辞答复,从不信口开河。如果皇上不愿听从大臣意见,孔光也不强劝硬阻,只是委婉劝谏。
 
  孔光的谨慎小心,体现在朝廷日常具体事务中。他上呈奏折,往往将草稿销毁,不愿他人知晓奏章内容。如果有批评皇帝的言辞,他也只是呈奏皇帝阅览,不令他人获知??坠獬6酝潘?“章主之过,以奸忠直,人臣大罪也。”
 
  即使休沐日归家,与兄弟妻子宴饮谈话,孔光也始终不涉朝省政事。有亲人曾问孔光:“温室省中的树都是些什么树?”孔光先沉默不语,接着以他语作答。
 
  兢兢业业的孔光,逐渐被汉成帝视为心腹重臣。不久,孔光由光禄勋调任御史大夫,成为朝廷“三公”之一。
 
  但孔光的谨慎,并不意味着他趋炎附势,丧失内心原则,没有傲骨只有媚骨。
 
  很快,在皇帝继承人这种重大问题上,孔光竟然不愿察言观色、附和他人,而是始终不渝地维持礼制权威,情愿为此付出沉重代价。
坚持己见获谴,公正审案见信
 
  汉成帝虽然妻妾众多,却蹊跷得始终膝下无子。到了绥和初年(公元前8年),这个问题演化为妨碍汉帝国传承的重大困扰。
 
  此时,汉成帝即位二十五年,是年过四旬的中年人。他的健康已经出现问题,众人对他诞下后代大多不抱多少希望。而在医疗条件落后的西汉,成帝随时可能撒手人寰,国家储君有无变得愈发重要。
 
  严峻形势下,为了断绝部分诸侯王的窥伺,继承人人选虽然起先被羞羞答答掩饰起来,如今必须要摆上台面进行一番讨论。
 
  成帝的至亲比较简单:同胞弟弟中山孝王,以及胞弟之子定陶王。两王辈分不同,选谁为帝取决于人伦的考量。
 
  定陶王年纪较轻,且好学多才,在朝臣中颇得好评。但他的亲属家族,却有极强的政治野心和强硬的政治手腕。祖母傅太后经常派人精心侍奉皇后赵飞燕、宠姬赵昭仪和帝舅大司马王根。这些人因为享受了殷勤款待,自然投桃报李,多番称赞定陶王,劝皇帝立其为嗣。
 
  成帝本就缺乏主见,面对承载整个帝国命运的大事,更是犹犹豫豫,始终拿不定主意。他决定集思广益,借鉴大臣的意见。他召集王根、翟方进、孔光,右将军廉褒,后将军朱博等人,让他们公开评议中山、定陶二王优劣。
 
  翟方进、王根抢先表态,认为定陶王乃成帝胞弟之子,更适合立为后嗣。因为按照《礼记》规定,“昆弟之子犹子也”“为其后者为之子也”。
 
  廉褒、朱博随即附和翟方进、王根。只有孔光坚持认为应按《尚书》礼制确立后嗣。中山王是先帝之子,当今皇帝亲弟,地位优隆,骨肉至亲,无人可比。而《尚书·盘庚》中即说殷王无嗣,立其弟继承王位。如今皇帝没有子嗣,以中山王为后更为合适。
 
  皇上最终听从了多数派意见。他找到了一个理由说服自己:《礼记》规定,兄弟无法同时进入祖庙。立定陶王作为太子,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 
  一向谨小慎微的孔光,这次出人意料坚持己见。这和他作为儒学名臣,矢志维护《尚书》权威密不可分。
 
  这次“犯颜直谏”,让孔光付出了沉重代价。很快,孔光因“议不中意”,由御史大夫贬谪为廷尉。
 
  但孔光没有就此沉沦,他似乎毫不在意权势的丧失。在新岗位上,他继续发光发热,干得有声有色。此前,孔光担任过尚书令,非常熟悉朝廷法令条例。现在负责案件审讯,他更是驾轻就熟。即使处理复杂的案件细节,也得心应手,以理服人,赢得“周密公平”的赞誉。
 
  不久,成帝为了考察孔光,扔给他一块“烫手山芋”。
 
  当时定陵侯淳于长被人揭发,承认了自己“谋废许皇后”的罪名。成帝闻讯大怒,令大臣严厉审讯,务必穷究其行。
 
  案发之前,淳于长有六名妻妾被休弃,有的甚至已经改嫁他人。如何处理这些妻妾,成了大臣争论的焦点。
 
  丞相翟方进、大司空何武认为,“犯法者各按犯法之时律令事论之”,主张予以连坐处理,“与自身犯法无异”。
 
  孔光则不认可这种意见。他认为,夫妇之道不同血缘亲子,属于“有义则合,无义则离”的社会关系。淳于长犯罪之前,六名妻妾已经离异,社会关系已经消失。如果贸然判决死罪,“名不正则言不顺”。
 
  双方的意见都呈递给了皇帝。这次,成帝站在了孔光这边,采纳了他的看法。后来右将军廉褒、后将军朱博因牵涉淳于长案被贬为庶人。成帝就把孔光擢升为左将军。
 
  数月后,丞相翟方进病故。成帝令人召来孔光,想要任命他为丞相。当时封侯书印都刻好了,不巧成帝却突然死亡。于是就在成帝灵柩面前,孔光受命为丞相,封博山侯。
 
  孔光虽然位登宰辅,裂土封侯,但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自己反对迎立的定陶王即位,孔光将背负“贰心”的原罪。纵使他竭力维持两人微妙的关系,但灾难还是如期降临。
 
有心改革振作,无力抗衡皇权
 
  哀帝即位之初,和孔光的关系还较为融洽。哀帝在孔光建议下躬行俭约、省减诸用,政事更新,朝廷明显有了精气神。
 
  在哀帝“励精图治”的支持下,孔光开始对汉末弊政改革。他奏请减少乐府乐工,哀帝一次性裁撤四百一十四位乐工。
 
  接着,孔光又奏请对豪强地主的田产和奴婢予以限制,防止土地兼并进一步恶化。
 
  西汉末年,地方豪强势力越来越庞大,他们利用优势的政治经济地位,“多畜奴婢,田宅亡(无)限,与民争利”,导致“百姓失职,重困不足”。
 
  在得到哀帝支持后,孔光草拟了“限田限奴”的具体政策:“诸王、列侯……公主,皆无得过三十顷。诸侯王奴婢二百人,列侯、公主百人,关内侯、吏民三十人……”如果超出这个标准,“诸田、畜、奴婢皆没入县官”。而且改革措施还涉及宫廷人员,要求“掖庭宫人年三十以下,出嫁之,官奴婢五十以上,免为庶人”。
 
  为了反对奢靡,提倡节俭,孔光还规定“郡国无得献名兽”,试图阻断地方搜刮百姓以邀功请赏的途径。
 
  改革措施一公布,就遭到了无数权贵的攻击。一向谨慎的孔光霎时成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众矢之的。
 
  其中,哀帝的祖母傅太后家族反对的声浪最为强烈。早先傅太后住在定陶国邸,哀帝即位后想将她迎至京城居住。对于太后安置在哪所宫殿,孔光发表了不同意见。
 
  孔光知道傅太后为人刚暴,又长于权谋,对哀帝影响力极大。他建议傅太后住在比较偏远的宫殿,防止她和皇帝过于亲近,日后干预朝政。但大司空何武却说:“(太后)可居北宫。”哀帝采纳了何武的建议。此事传到傅太后耳中,自然对孔光恨之入骨。
 
  北宫外有一条小径直通皇帝居住的未央宫。傅太后自此频繁出入哀帝居所,请求“太皇太后”的尊号,并要皇帝加封她的亲族。
 
  不久,“傅迁事件”让孔光和傅太后更是势同水火。太后侄傅迁因屡次犯法,被哀帝免官发送原籍,诏书也颁发到了各处。但因为傅太后发怒,哀帝又将诏令收回??坠馕松狭艘环庥锲坑驳淖嗾?直接批评哀帝前后不一的态度:“诏书‘侍中、驸马都尉(傅)迁巧佞无义,漏泄不忠,国之贼也,免归故郡。’复有诏止。天下疑惑,无所取信,亏损圣德,诚不小愆。”
 
  孔光还表示,近期因为灾异频现,皇帝迁居旁殿,每见群臣都思求其故。为今之计,应该将(傅)迁送归故郡,以消弭上天的警示。但哀帝迫于傅太后权势,最终还是将傅迁留在了都城。
 
  傅太后成功影响皇帝后,攫取权势的野心日益膨胀。她希望能享受同成帝母相同待遇,群臣因畏惧都顺其意愿,表示母以子贵,宜立尊号。
 
  朝廷之中,只有孔光与大司马师丹认为不可如此。很快,师丹因罪被免,孔光也即将难以自保??坠庵?在先帝议嗣时自己反对立哀帝,又屡次忤逆傅太后意愿,遭遇构陷是迟早的事。很快,傅氏家族与继任司空朱博内外勾结,一同诋毁孔光。
 
  在他们的提示下,哀帝想起了孔光议嗣时的态度,便罢免他的官职。在免官诏书中,哀帝先强调丞相地位和职责之重要,“朕之股肱,所与共承宗庙,统理海内,辅朕之不逮以治天下也”。而如今天下灾异不断,正是“股肱之不良也”,即孔光做得不称职。接着,皇帝开始大翻旧账,数落孔光的种种不是:前为御史大夫,“辅翼先帝,出入八年,卒无忠言嘉谋”。如今担任丞相,“出入三年,忧国之风复无闻焉”。
 
  哀帝还将天下积弊悉数推给了孔光。如“阴阳错谬,岁比不登,天下空虚,百姓饥馑,父子分散,流离道路,以十万数”,再如“百官群职旷废,奸轨放纵,盗贼并起,或攻官寺,杀长吏”,这都是孔光不作为造成的。哀帝“痛心疾首”表示:“数以问君,君无怵惕忧惧之意,对毋能为。”在皇帝眼中,孔光的“不作为”带来了严重的消极影响:“群卿大夫咸惰哉莫以为意”。
 
  诏书最后,哀帝愤慨道:“君秉社稷之重,总百僚之任,上无以匡朕之阙,下不能绥安百姓”。他命令孔光上交丞相、博山侯的印绶,罢归故里。
 
  哀帝下发此道诏令,半出于对孔光的介怀,半因为傅太后的胁迫。等到风头过去,他立刻想起了孔光的好。
 
暮年与狼共舞,忧惧只求保全
 
  孔光退归乡间后,不再参与政事,也不抛头露面,只是杜门自守。数月之后,丞相朱博因附和傅太后妄奏大臣,被皇帝发觉而畏罪自杀。此后一年间,朝廷一连换了三任丞相,却总也无法让哀帝满意。
 
  次年正月初一,长安出现日食,这在谶纬之学盛行的汉末,绝对是件人心惶惶的大事。不久,灾异果然降临,十余天后傅太后驾崩,朝堂笼罩在恐慌情绪中。
 
  几天后,哀帝想起了博学的孔光。他派出公车紧急征召,向孔光咨询日食缘故,询问消解对策。
 
  孔光借着这次机会,详细阐发了自己对朝政的见解,对皇帝提出了一系列建议,“敕躬自约,总正万事,放远谗说之党,援纳断断之介,退去贪残之徒,进用贤良之吏,平刑罚,薄赋敛,恩泽加于百姓,诚为政之大本,应变之至务也。天下幸甚”??坠馊衔?如果皇帝能践行自己陈述的政策,定能“应天塞异,销祸兴福”。
 
  奏折呈递后,哀帝大喜,赐孔光束帛,拜为光禄大夫,位次丞相。
 
  月余之后,丞相王嘉下狱身死,御史大夫贾延又被免职??坠獾痹戮透次反蠓?二月又为丞相,还复故国博山侯。哀帝还罢免曾诬陷孔光的大臣傅嘉,谴责他“前为侍中,毁谮仁贤,诬诉大臣,令俊艾者久失其位”。
 
  第二年,孔光担任大司徒。正当他摩拳擦掌准备有所作为之际,年轻的哀帝突然驾崩。因其无子,太皇太后立中山王为帝,以外戚王莽为大司马辅政。
 
  新帝年幼无知,委政于王莽。哀帝为了加强君主权力,曾削弱外戚势力,罢黜成帝母亲王氏家族。如今王氏重新当政,大肆废弃哀帝此前的政策。
 
  重新掌权的王莽,极其害怕权力的再度失去,便想方设法打击政敌。他认为孔光为旧相名儒,深受天下信赖,又得到太后的敬重,是代替自己出手的绝佳人选。
 
  孔光的暮年岁月,就这样被迫和王莽捆绑在了一起。
 
  对王莽的刻意殷勤,孔光有所察觉,并敬而远之。但王莽先疏通太皇太后关系,让她下令孔光上奏弹劾大臣??坠馕弈?只得奉命而行。王莽此招屡试不爽,以致“睚眦莫不诛伤”,反对势力很快销声匿迹,王莽权势日益显赫,孔光与狼共舞,内心忧惧彷徨,不知如何是好。
 
  无计可施之下,孔光想到了先祖“邦无道则隐”的训诫,上书乞骸骨回乡。王莽却对太后表示:“帝幼少,宜置师傅。”孔光随即被任命为太傅,不久又徙为太师,依然要和王莽同朝为官。
 
  王莽此时担任太傅,孔光为了不和他碰面,总是称疾不上朝。后来王莽唆使群臣称颂自己的功德,并上尊号“宰衡”(商朝名臣伊尹为阿衡,西周名臣周公为太宰)。“宰衡”地位超出“三公”和诸侯王,可以统领朝廷百官??坠饧从泳?一再称疾辞位,不愿跻身浑浊的官场。
 
  孔光的辞职奏折接连呈递,太皇太后终于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 
  元始五年(公元5年),70岁的孔光病故。他终于得到解脱,不需在坚守内心和趋炎附势间痛苦挣扎。
 
  孔光病故三年后,王莽篡汉自立。不久,天下大乱。又十五年,农民军攻入长安,王莽被杀。
《支部生活》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www.gayhd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ICP备10206071号
山东党建网    技术支持:首页
地址: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(省委大院) 邮政编码:250001 电子邮箱:sddjwtg@126.com    
深圳新闻网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