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本站信息 >> 民主法治
男子“扶人反被讹” 称要起诉索赔1元
?
作者:   来源:新京报   发布日期:2018-09-14   点击次数:
  男子“扶人反被讹” 称要起诉索赔1元  
 
  骑电动车出行,后车摔倒;警方调取监控未发现双方碰撞,伤者家属致歉并否认讹人
 
  日前,浙江金华小伙“扶人反被讹”一事引发关注。
 
  9月2日中午,32岁的滕光(化名)骑电动车在路上行驶,同样骑电动车的47岁的曹先生在其身后摔倒,前者帮后者扶车,随后被一名路人指为“撞人者”,伤者也在交警询问时指其撞人。
 
  9月6日,金华市交警部门出示监控视频,监控显示滕光并未碰撞伤者,伤者摔倒与滕光无关。当晚,滕光在本地论坛发布帖子表示,感谢交警还清白,要起诉伤者。第二天,滕光接到伤者儿子曹亮(化名)的电话,表示愿意道歉和赔偿。
 
  曹亮称,他和父母“从未一口咬定是滕光撞人,只是提出合理的怀疑”,也没有向滕光提出过赔偿的要求,“从没讹人的想法”。他表示,对交警部门根据监控视频做出的调查结果没有异议,愿意公开道歉、赔偿。
 
  但是滕光向记者表示,他不接受和解,坚持起诉对方,要求公开道歉和1元赔偿,“因为不想让其他扶人者承受像我这些日子以来同样的恐惧。”
 
  小伙被指撞人 监控还清白
 
  “因为前面有一辆轿车打转弯,我减了速,突然听到身后有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,回头看时一个骑电动车的人摔倒,还向我这个方向滑了一段。”昨日,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滕光回忆9月2日事发当天的情况。据滕光称,摔倒受伤的人自行站起来,自己过去帮对方扶起了电动车,“他还对我说了谢谢”。
 
  滕光回忆,这时后面一个约60多岁的大爷骑车过来,指责是他撞的人,引来很多人围观,而伤者在一旁一句话也没说,自己只好告诉对方“如果你认为是我撞的就报警”,对方报警同时,指责撞人大爷离开了。
 
  滕光称,交警来后,伤者称是被他撞的,“在我看来,是路人指责我之后,他才也跟着把责任推到我身上”。
 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由于双方对事发经过陈述不一致,交警查找了附近的监控,最终发现一家钢材店的监控,拍下伤者摔倒的经过。这段监控视频显示,滕光并未碰撞伤者,伤者摔倒与滕光无关。
 
  9月6日早上,滕光接到交警队通知,民警已经调取到现场监控,证明他在事故中没有责任。于是滕光来到交警队,办理相关手续,领走被扣的电动车。之后,滕光在本地论坛发布帖子表示,感谢交警还清白,并称要起诉伤者。
 
  伤者儿子称愿意道歉和赔偿
 
  在确认自己无责任的次日,滕光接到伤者儿子曹亮(化名)的电话,表示愿意道歉和赔偿。
 
  就此滕光表示,如果是监控视频出来之前,跟我道歉我肯定接受,现在真相大白了跟我道歉,用网友的话说“讹人的成本也太低了”,所以才会要求公开道歉和1元赔偿。
 
  “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讹人,也没有必要去讹人。”曹亮昨日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监控视频调出来之前,他们家从来没有向滕光要求过赔偿,也没有让其为伤者负责的意思。
 
  曹亮称,当时他的父亲摔倒得太快,根本来不及反应,后面骑车的老人说看到是滕先生把父亲带倒了。“我们当时只是凭常识去猜测,正常情况下好好地骑着车是不会摔倒的,所以也有理由去怀疑是被滕先生碰到了”。
 
  曹亮同时强调,他们从来没有“一口咬定是他撞的”,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都只是怀疑,“就是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交通事故,等交警的调查结果”,曹亮介绍,他父亲肋骨骨折,伤到了肺,目前仍在住院治疗。
 
  曹亮说,现在舆论都是把我父亲定义为一个讹人的人,家里人心理压力都很大,“但就算被误解,也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 
  ■ 对话
 
  无辜男子:起诉是不想让救人者恐惧
 
  昨日,终获清白的滕光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己之所以不接受和解,坚持要起诉,是因为“不想让其他扶人者承受跟我同样的恐惧。”
 
  新京报:事发到监控调出来的时间里,和伤者家属有过什么接触?
 
  滕光:事发之后,我只在交警队见过伤者妻子两次。9月4日,交警告诉我们路面监控坏掉了,她一口咬定是我撞的,指责我不去医院看她老公,没道德,我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 
  9月6日,交警通知我过去,警方通过走访调到民用监控,证明我没撞人。伤者妻子坐在那里,没有主动对我表态,我就主动过去跟她讲,我这几天承受了怎样的压力,当我提出要误工费、拖车费等补偿的时候,她对我说,让我好人做到底,去看一下她老公,我其实没太明白她的意思。
 
  新京报:监控调出来之前和之后,是什么心情?
 
  滕光:本来一开始我看到旁边是有路面监控的,所以心里还比较踏实,觉得那个肯定能证明我清白。但是9月4日听说路面监控坏了,我就开始非??志?,伤者一口咬定是我撞的,而且还有那个路人可以作证。
 
  我想了很多很多的后果,如果真的认定是我撞的,我不仅要承担经济赔偿,名誉更会受到很大的损害,那样会证明我说谎了,这事大家都会知道,没了信用我就没法混了。监控调出来的时候,我的感觉就是很庆幸。
 
  新京报:伤者家属目前已经表示愿意对你道歉和赔偿?
 
  滕光:在我9月6日发帖子之后,9月7日,伤者的儿子第一次联系我,向我道歉,并且说愿意给我赔偿,还让我列个(赔偿)单子,希望我不要起诉。
 
  新京报:现在还坚持起诉吗?
 
  滕光:会坚持起诉,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更多扶人的人,承担和我这几天一样的恐惧,太难受了。
 
  伤者之子:赔偿是唯一能想出的方案
 
  伤者曹先生之子曹亮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愿意以任何方式向滕先生公开道歉,并请对方列出来要赔偿的清单,如果滕先生还是不能认可坚持起诉,也只能无奈接受。
 
  新京报:9月4日在交警队,家属和滕先生的接触中发生了什么?
 
  曹亮:9月4日我母亲去交警队,代我父亲去陈述情况,她说滕先生的态度不好。她平时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,可能因为我父亲当时还躺在医院里伤情不明,她心里急。其实她和我的想法一样,都是觉得不大可能好好地骑着车就一下摔得这么严重,但是她也并没有一口咬定是滕先生撞的,只是怀疑。
 
  新京报:9月6日看完监控视频,家属和滕先生做了怎样的沟通?
 
  曹亮:看视频的那天,也是我母亲去的交警队。我母亲亲口跟我说,她当场就跟滕先生道歉了,说了对不起,还承认第一次去交警队的时候态度不好。我母亲还告诉我,滕先生说要起诉我们。她跟我讲,我们该说的也都说了,该道歉也道歉了,他如果非要起诉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
 
  第二天晚上,我给滕先生打电话,想再表明一下态度。但是打了十几个电话,他都没接,我以为他是不想接我们家人的电话,所以才在一开始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,我并不是为了去试探他什么,如果那样的话,我也没必要用自己的手机号。我表明身份之后,跟他道了歉。
 
  我表示愿意不管以什么方式公开道歉,书面视频都可以,第二就是赔偿,请他列出来要赔偿的清单,我们照赔。这是我唯一能想出来的方案了,没有别的更好的方案了,但是他不认可这个方案,还是要起诉。
 
  新京报:滕先生坚持起诉,你有什么打算?
 
  曹亮:我想再去跟他沟通,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但是他还是坚持要起诉的话,我也很无奈,只能接受。
 
 ?。钦?王露晓)
《支部生活》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www.gayhd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ICP备10206071号
山东党建网    技术支持:首页
地址: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(省委大院) 邮政编码:250001 电子邮箱:sddjwtg@126.com    
深圳新闻网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 首页 |